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香港管家婆图库彩图|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使女的故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作者: 港台明星  发布:2019-08-03

近日,根据加拿大知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美剧《使女的故事》仅播出三集就好评如潮。这部写于1984年的反乌托邦小说是一部女权主义版的《1984》。故事里让人不寒而栗的细节,都真实发生在历史中,今天我们把这些讲述出来,给我们一个机会更深入地思考我们所处的现在及未来。

你一定看过双簧,但是一定没有看过如此诡异的双簧。
一切都是为了代孕,但是与靠技术植入的代孕不同,这种代孕还需要在之前“代性(爱)”。诡异之处就在于,无论性爱还是分娩的时候,代孕女人的身后都有一个女人,即寻求代孕一方的女主人。两人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做着相同的动作,包括代孕女人与丈夫的性行为,以及代孕女人分娩时的一呼一吸,甚至是阵痛引起的嘶声尖叫,身后的女人都进行着机械地复刻。不过就像双簧一样,虽然做着相同的动作,但是真正占据话语权的却是身后的女人。而代孕女人只是生育的工具,是使女。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 / 小泥巴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诡异的双簧

你今天认为理所当然拥有的一切,女人的工作权,财产权,自由生育权,同性婚姻,全部都可能在未来世界消失。只有当它发生了,你才会意识到这是真的;然而,一切无可挽回。

《使女的故事》改编自同名科幻小说,不过作者玛格丽特·艾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却没有把自己这部作品列在科幻之列,她认为这是一部对于未来可能性进行推断的虚构作品,是一部反对利用极权来施暴虐、滥用神权来愚民的小说。在1980年代构思这部小说时,作者通盘结合了美国当时的社会政治思潮和宗教观念,并对种种现象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大胆的推测,尤其对于美国女性的未来进行了漫漫设想。按照玛格丽特自己的说法,还有一个证据证明小说与科幻无关,那就是“书中的所有细节都曾经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

就像被拆毁的开明教堂;

图片 3

图片 4

作者玛格丽特·艾特伍德客串出演

就像熟悉的街角咖啡店突然被男店员取代的女店员;

剧集《使女的故事》具备纯粹女性剧集的基因,原著作者自不必说,不但参与编剧,且亲自客串出演。此外参与剧集制作的五个导演中就有四个是女性,七个编剧中六个是女性。整部剧集,尤其是前几集,男性角色完全处于从属地位,基本上沦为了“床上用品”,而频频出镜的大主教弗雷德·沃特福德也只是等同一个男权的符号。剧集的切入点,无论是代孕还是代性(爱),更是绝对的女性角度。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圣经画《雅各与拉结相遇》

就像所有女人银行卡上突然冻结的余额;

代性(爱)的情节在第一集就出现了,剧中称为受精仪式。仪式之前,大主教弗雷德朗诵了一段《圣经·创世纪》的文字,是关于一对姐妹利亚和拉结的故事。
妹妹拉结最初与雅各在巴旦亚兰的水井边一见钟情,雅各为娶拉结承诺做七年苦力,两姐妹的父亲拉班(也是雅各的舅舅)却在七年之后骗他娶了姐姐利亚。事后,拉班许诺雅各,如果雅各肯再做七年苦力,就把妹妹拉结也嫁给他。七年后,姐妹俩终于共侍一夫,却开始在丈夫面前争宠。由于拉结不能生育,为了获得丈夫青睐,她让使女辟拉代替自己与雅各同房来获取子息。辟拉成功地连生两个孩子,拉结因此大占上风。不久,利亚也如法炮制,把她的使女也给雅各做妾,也生了两个孩子。

图片 8

在拉结的一生中,一直把生育当作人生的唯一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圣经记载拉结所讲的一句话就是对雅各说“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Give me children or else I die."),这正是剧中弗雷德朗诵的片段之一。“使女”(handmaid)这个词就来自这个故事,而这个“姐妹阋墙”的故事也奠定了全部情节的基调。

就像荷枪实弹的“新法”执行者从办公楼里,在10分钟内驱逐出所有女职员……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图片 9

图片 10

“基列共和国”都恐怖气氛

暴力先是寻找合法化的理由,譬如反恐、特别措施,

上述故事的后续,是雅各逃离巴旦亚兰,拉班带人追了七天七夜,最终在一座山上追上了他。一段争执之后,双方决定不再来往,于是在山上互立石堆、石柱为证。这座山名叫“基列山”,这个基列就是剧中“基列共和国”名字的由来,意思是“见证之地”。

图片 11

“基列共和国”可以让人联想到很多类似的政体和行为,比如包括美国黑奴在内的史上的各种奴隶制、纳粹第三帝国、伊斯兰瓦哈比教派和东德以及前苏联的某些极端行为等等。原著作者玛格丽特说,“基列共和国”的实质概念来自逃离英国来到美洲大陆的清教徒,那时的教徒领袖们试图建立一个摒除宗教异端的神权政体。在这个概念的基础上,玛格丽特把20世纪柬埔寨和罗马尼亚式的乌托邦理想掺杂进来,构成一个反面乌托邦的大背景设置。其中对于不同政见者的残暴行为则得自于菲律宾历史上司空见惯的暴行。其中又将不育作为一种社会常态,与辐射、污染、性病等等联系起来,由此前瞻性地引出环境问题的重要性。至于基列的宗教神权方面,则有伊朗和阿富汗的影子, 包括对于女性的态度极端保守,严格限制女性在公众场合的行为和自由等等。

之后他们掉转枪头指向“人民”,

图片 12

图片 13

使女都衣着红袍

终于,暴力与思想控制维系着新的秩序……

《使女的故事》剧中的女性分为几个层次,分别用各种颜色加以区分。
使女是受压迫的最底层,是行走的子宫,都身穿红袍。然而红色并不像剧中沃特福德夫人说的那样代表“幸运”,红色在这里是分娩时血液的颜色。同时也与霍桑的《红字》的红色一样,代表着淫荡与不洁,影射着剧中受精仪式本质上的不贞;相比之下,基列国统治阶级贵妇们的衣装为蓝色,这应该是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设定,因为在圣经中蓝色是圣母玛利亚的颜色,象征着繁殖能力和纯洁;灰衣的嬷嬷们是统治阶级的追随者,负责教化与惩罚;穿淡绿色服装的女仆也处于底层,负责日常家务和烹饪。

街上到处都是进行监视监听和清除政权异见者的“耳目”巡逻车;

代孕使女完全被剥夺任何权利,甚至名字都按照寻求代孕者的名字被强行改成“属于某人”(Of...)。比如女主角的名字是奥芙雷德,即“属于弗雷德”(Offred),另一个重要角色叫做奥芙格伦即是“属于格伦”(Ofglen)。这完全是男权至上以及女性归属于男性的具象表达。这个观点不仅只是在使女的身上有所展现,在沃特福德夫人的闪回片段中,通过沃特福德夫妇之口重述了“上帝造男人,用男人的肋骨制造女人”,再次强调女性的从属地位,和生育职能。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沃特福德夫人

科学家都被送往清除有毒物质的集中营;

剧集的后半部分,闪回的情节从奥芙雷德身上扩展到多样的视角,沃特福德夫人原来之前是女性主义的代言人,“绝不将女人的温顺混为软弱”是她著作《女性地位》中的金句。但也正是她在跟沃特福德先生看电影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出了“将生育能力作为国家资源,将繁殖作为道德责任”,也是她摒弃了其他颜色的衣服,将蓝色作为女性尊崇地位的标签。沃特福德夫人是整个“基列共和国”男权背后的始作俑,是她开启了女性对女性的压迫。

进行堕胎手术的医生、开明教士和同性恋者都被处死示众;

图片 17

图片 18

奥芙雷德

有生育力的女性成为被国家管控的资源,被送往红色中心受训;

与沃特福德夫人相对的角色就是女主角奥芙雷德。这个角色的设置不偏不倚,既有主角光环该有的各类诉求,也表现出了人性面对强权不得不低头的懦弱和犹豫。她的女性主义意识完全不是与生俱来的,在面见外国大使时,她会想当然地认为大使应该是一位男性;由于机会难得,她才会在与卢克一夜情时,要求解放一下采取女上位。女性从属地位在她心里其实也是根深蒂固的。使女身份虽然屈辱,她也可以苟且着调情和暧昧。
女主角的饰演者伊丽莎白·莫斯 (Elisabeth Moss)明显延续并超越了《广告狂人》中的表演,在本剧中的细腻耐人寻味。有一幕,大主教在要求奥芙雷德投入感情地接吻之后,却丢下一句冰冷的“休息吧”扬长而去。那一瞬间,从谄媚谀笑到茫然瞠目,再到恼羞失望,奥弗雷德眉梢嘴角,眼风波光,无不是戏。

图片 19

奥芙雷德这一角色的复杂性也体现在基列国成立之前。剧中的闪回揭示出,奥芙雷德是以第三者的身份与卢克交往的,虽然后来成了正果,但是并不能说毫无道德瑕疵。有意思的是,这一段闪回是和一段发生在大主教与奥芙雷德之间的谈话交相展现的。这段谈话的主题也涉及了爱情,大主教说“爱情只是穿上美丽外衣的淫欲”“爱情最终都是悲剧”。

对于不服从者,惩罚是酷刑和荡妇羞辱……

图片 20

图片 21

大主教

图片 22

这段谈话的内容最终走向了政治,大主教对奥芙雷德说:“我们所做的只是想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肯定无法让所有人过得更好,总有些人过得会更糟。”凯特·米利特(Kate Millett)在《性政治》中说道:“理想的政治应该是彻底消除由一部分人向另一部分人行使权力的观念。”大主教的话冠冕堂皇,但也确实有人买账。很多使女就甘于“习惯了事情的固有一面”,逐渐认同了这个身份定位,甚至为不能去外交盛宴上粉饰太平而伤心不已。

图片 23

图片 24

《使女的故事 》(The Handmaid’s Tale),由视频网站葫芦Hulu投资拍摄,从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爱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同名小说改编。在小说中,由于工业污染造成的环境灾难,不育症越来越普遍,婴儿死亡率畸高,在恐慌和暴乱中,美国政府被推翻,一个叫做基列(Gilead)的神权统治取而代之,其奉行某种来自圣经的宗教基本教义主义,实施特务恐怖统治,控制人们的思想,维护铁板一块的社会等级。而在其统治之下,女性的生育力因为“珍稀”,而被国家统一管理。

六月的存在就意味着未来的胜利

图片 25

剧中的抵抗组织名为Mayday(五月天)来自法语同音词“帮帮我”(m’aidez)。而奥芙雷德的本名琼,英文是June,即六月,是以五月为前提而存在的,六月的存在就意味着未来的胜利。剧集的最后,使女们没有屈服于莉迪亚嬷嬷的淫威,奥芙雷德因而成为了精神领袖。使女们面对珍妮的石刑,终于显露出意识觉醒的苗头。拉丁文“不要让这些杂种骑在我们头上”(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不再只是阴暗衣橱中前人刻出的文字,它开始真正成为每一个使女心中的铭文。

图片 26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丁神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伊丽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扮演的主角奥芙弗雷德(Offred, 其真名不再使用,而按照其主家弗雷德Fred 的姓名取新名字),在新政权建立的“从前”是一位图书编辑,有着三口之家,当恐怖的阴影逼近时,她和家人与闺蜜只是觉得荒谬,发发牢骚,冷嘲热讽。

图片 27

然而,荒谬没有在人们的哂笑中溃败,而是依仗暴力节节胜利,掌控了人们的生活。

在基列共和国,女人不能拥有财产和家外职业,其银行户头由亲近的男性接管;

图片 28

女人依照功能被授予不同的工作:夫人、嬷嬷、马大(女仆)、 荡妇(妓女),而奥芙弗雷德属于“使女”,即有着宝贵的生殖能力的女性,她们被送往“红色感化中心”集训,然后送往“大主教”(统治精英)家庭,作为大主教及其不育的夫人之间的“中介”,负责为其生育后代,做“行走的子宫”。

图片 29

“行走的子宫”通过怪异的行房仪式和生育仪式(夫人始终在场并“假装”受孕和分娩),来履行其职责。这样的仪式去除了任何她们与主家之间的情感和欲望的交流,昭示她们不是情妇、妓女和妾侍,仅有生育机器的功用。

图片 30

图片 31

这样的生活无法改变,因为仅有购物时可以接触外部,同行(相互监视)的使女之间的交流多在讨论天气和背诵宗教语录;不能阅读、看新闻,没有信息渠道,而周围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耳目”,任何人不相信任何人——这意味着没有同盟。

图片 32

图片 33

对女性的统治,主要通过女性。“嬷嬷”们努力将年轻女性驯化为安守本分的生育机器来消除人口危机,而“夫人”们出于自身的利益,对其进行残忍的控制。

图片 34

图片 35

在新的国家成立之初,奥芙弗雷德全家逃亡失败,丈夫被击毙,女儿被夺走。她被送往红色感化中心受训,然后作为“使女”派遣,她仅仅为了找到女儿而努力活下去。她目前服务的家庭是政权的高级领导弗雷德·沃特弗德(Fred Waterford), 基列国的开国元勋;

图片 36

瑟瑞娜·乔伊(Serena Joy),是弗雷德·沃特弗德的妻子,她在怪异的受孕仪式中深受羞辱与伤害,但也享受着新的秩序赋予的特权。

图片 37

家中的司机尼克(Nick)对奥芙弗雷德有些关切,但他劝告其不要存有任何对反叛的侥幸之心;后者则不确定其是否是“耳目”的成员。

图片 38

原书作者玛格丽特.爱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是加拿大知名作家。她生于渥太华,是位多产的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以及女权主义者、社会活动家。她的小说《使女的故事》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她还是加拿大呼声最高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一。她的著作相当具文学性、多元性、未来启示性与想象力,有人认为她的作品是《1984》、《百年孤独》和《呼啸山庄》三本书的结合,再加上女权主义以及《星际迷航》。

图片 39

《使女的故事》小说作者玛格丽特·爱特伍德

事实上,在原书末尾,是一篇公元2195年剑桥历史学家对《使女的故事》进行考证的研讨会记录,而这位学者还写过一本专著:《伊朗与基列:从日记中展现的两个二十世纪后期的单一神权国家》。

在剧集的开头三集,主人公奥芙雷德刚刚来到大主教家,决定俯首求存,同时寻找逃脱的机会。她刚刚发现自己原来并不信任的购物搭档是地下反抗军成员,当对方刚刚要求她通过大主教弗雷德搜集相关信息提供给反抗军,却突然人间蒸发——因为其与“马大”的同性恋情被发现,她被拘捕,眼睁睁看着恋人被处以绞刑,而自己却因为“完美的卵巢”免于死刑,而代之以女性割礼。

图片 40

这是一个反乌托邦故事,然而,作者曾经这样讲述生于二战中的她对历史的感受:

我出生于1939年,在二战时开始记事,我知道建立起的秩序可能会一夜之间消失。变化可以迅疾如闪电。“这在这里是不会发生的”并不可靠: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一定的情形下。

即便仅仅在微博上,生育自由、财产和职业权利平等以及性取向平等,都并未成为女性和性少数真实拥有的“政治正确”,而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历史循环往复的轨迹,已经取代了作者写作这个故事的时候,人们对“明天会更好”的期待。希望把这些讲述出来,能让我们更深地思考我们所处的现在与未来的关系。

idiotest:这个时候推出,总感觉在隐约影射某些现实。

@削美丽:这剧相当致郁,最令人抑郁的地方在于这里面的情节这么的极端,但我们都知道它们每一件都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些地方正在发生着,而且人们都习以为常。

豆瓣网友:虽然它描绘的是一种可能,却也是在历史上曾经发生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一夜之间女人不再是人而成为物品,不能上班没有财产从多彩的个体变成黑色的群体,这是发生过的事,未来也许还会发生,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剧中故事会成为预言吗?小说作者玛格丽特说,不,预知未来实在是不可能的:有太多的变量,和无法预知的可能性。不妨说这是一部反预言小说:如果未来能如此巨细无遗地讲述出来,或许它不会发生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后台

图片 4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新媒体女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使女的故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关键词: 2019管